堅守防止冤錯案件底線
                    編輯:王茂華    作者:謝祿林   來源:法制生活網   發布時間:2019-03-09

                    堅守防止冤錯案件底線
                    ——貴州高院為遵義中院陶某涉嫌故意殺人案合議庭和主審法官榮記二等功


                    \
                    圖為庭審現場
                     

                      3月8日,貴州高院作出記功決定,為遵義中院陶某涉嫌故意殺人案件合議庭和主審法官張海波榮記二等功。《決定》指出,合議庭面對社會輿論壓力和被害人親屬謾罵威脅,始終堅持疑罪從無、證據裁判原則,綜合運用證據規則、日常經驗邏輯等方法,嚴謹周密地審查判斷全案事實、證據,杜絕了冤假錯案發生,維護了司法權威。


                      兇案疑點重重

                      2012年1月5日,遵義中院分案系統將陶某涉嫌故意殺人案分給刑一庭法官張海波。2011年4月6日早上6點半左右,陶某與情人冉某波在湄潭縣一住所夜宿時,冉某波被殺害,后公安機關在湄潭縣車站將陶某抓獲,在陶某的九次有罪供述中稱自己因愛生恨,因此將熟睡的冉某波殺害,在四次無罪辯解中,陶某辯稱當時有強盜入室,被發現后,與冉某波扭打中,將冉某波刺殺多刀致其死亡。

                      張海波收到該案后,立即組織召開合議庭庭前會議,就該案作案動機、相關證據等展開討論,為了更加明確案情,合議庭盡快查看了現場。

                      在查看現場時合議庭發現了諸多疑點:房屋四周都是噴濺的血跡,這意味著當時發生了打斗,但是身材瘦弱的陶某和身強力壯的冉某波無法產生抗衡;案發現場廁所的水龍頭沒有動過,案發后陶某去過的小旅店老板證明,陶某只在房間里呆了幾分鐘,沒有時間和條件進行淋浴沖洗,身上衣物并未換過,而陶某除皮靴上沾有冉某波血跡外,身上、內外層衣物上均無冉某波血跡,與其有罪供述近距離刺殺冉某波不相吻合。

                      與此同時,被法院指定為陶某的辯護人王美德向法院申請排除非法證據。在非法證據排除程序僅有指導性文件的情況下,合議庭為了貫徹落實證據裁判原則,同意啟動排除非法證據程序。

                      2012年3月23日,陶某涉嫌故意殺人案在湄潭縣法院開庭。由于啟動了非法證據排除程序,開庭當天四名辦案民警和兩名司法鑒定人員出庭對案件中的相關證據進行說明。

                      庭審現場,控辯雙方就陶某有罪供述能否成為證據、死者傷口形成、兇器上的血跡、指紋,有無第三人等進行了激烈辯論。經過4小時的庭審,法庭宣布由于該案案情重大,將延期宣判。

                      由于案情重大,遵義市中院先后于2012年5月7日和2012年7月26日兩次召開審判委員會對該案進行討論,公訴機關的相關領導和承辦人列席了第二次審判委員會。

                      嫌疑人無罪釋放

                      審判委員會秉承著“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決不能出現冤錯案件”的理念,對案件幾個焦點問題進行討論:案發之前陶某應冉某波電話之邀,專程從龍里趕往思南,并與冉某波一起前往湄潭,當晚一起與朋友吃飯期間并未吵架,半夜睡醒之后陶某因情生恨,臨時動殺心,殺人動機牽強;若是陶某因其他原因預謀殺害冉某波,應該不會在案發前張揚地與冉某波等五人一起吃飯;案發當晚,冉某波與陶某所住的房屋門鎖被毀,為第三人入室提供條件;根據現場勘驗、尸檢報告以及現場血跡分布動態,現場發生過搏斗,但陶某與冉某波力量懸殊較大,應該不會形成如此的案發現場,且若陶某與冉某波有過近距離搏斗,無法解釋為何陶某身上無冉某波血跡;視頻監控顯示,案發后陶某衣衫不整地從小區慌亂離開,還分別告訴了其姐和冉某波的朋友——張某,冉某波被入室盜竊的小偷殺害,種種表現不像剛剛殺人并消滅作案痕跡后的狀態;陶某在逃離現場時沒有帶走兇器而是帶走了自己的手提包和被害人的皮外套不合邏輯,在陶某無罪辯解中稱包與皮外套被小偷拿走,與公安機關一直未找到包以及被害人皮外套相互印證; 4月6日12時,湄潭縣公安局勘驗現場結束后,被害人親屬將被害人尸體運至殯儀館,案發現場實際已被破壞,不能完全排除第三人作案的可能;陶某有罪供述中稱兇器是在沙發上拿的,但是據被害人家屬回憶,從未見過那把羊角刀,而且普通家庭一般很少會出現羊角刀,經過檢測,羊角刀上也沒有陶某的指紋,直接證據不能指向陶某;該案疑點重重,無法得到合理解釋,不排除有第三人作案的可能性,沒有直接證據證明陶某作案,現有證據無法形成證據鎖鏈。

                      綜上,遵義市中院審委會認為本案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指控罪名不成立,應宣告無罪!2013年3月25日,遵義中院依法宣告陶某無罪。

                      真兇另案落網

                      2014年2月,黎某在搶劫、強奸、故意殺人案二審期間向同監室室友透露自己就是陶某涉嫌故意殺人案的真兇。隨后,公安機關在黎某遺棄的電動摩托車后備箱內發現了冉某波當年的“失蹤”的皮外套。同時,鑒定機構出具了從作案兇器羊角刀刃部的一處擦拭物中檢出混合基因型,冉某波的基因型與黎某的基因型合并后可形成的生物物證鑒定意見書。

                      2015年12月21日,遵義市中院對黎某案作出判決,認定被告人黎某犯搶劫罪,犯故意殺人罪,犯強奸罪,犯盜竊罪,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接到判決書后,黎某沒有上訴。

                      2018年7月19日,在最高法院簽發了執行死刑命令后。遵義市中院對黎某驗明正身,執行了死刑。

                      貴州省高院黨組書記、院長韓德洋在黎某被執行死刑后表示,遵義市中院在審理該案時,強化人權保障理念、程序公正理念,證據裁判理念,不放過任何一個疑點,在嚴密的證據體系基礎之上,作出公正裁決,最終使無辜者免于刑事追究,讓正義得以彰顯,值得全省法院學習借鑒。
                     

                     

                    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謝祿林
                    編輯 王茂華

                    推薦

                    更多

                    全省司法行政戒毒工作會議召開

                    3月26日,全省司法行政戒毒工作會議在貴陽召開。會議全面總結了2019年全省司法行政戒毒工作,研究部署2020年工作任務,動員全省司法行政戒毒系統進一步聚焦主責主業,堅持守正創新,推動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